最/新/消/息 News

《好文欣賞》因愁飲酒,酒後更愁:從成癮醫學解釋酒如何影響北宋詞人的情緒與行為

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

柳永是北宋初期的有名詞人,希望以酒助性、以酒解憂,而在酒精的影響下,常常一整晚都半夢半醒,睡了又好像沒有睡,半夜醒來後又睡不著,久而久之,就需要依靠酒精才能入眠。而飲酒者的典型表現,我們都可以在現今成癮醫學找到相關解釋,無論是因愁飲酒、酒後更愁、酒醒無緒、強樂無味,酒精對人的影響古今皆同。

文:廖泊喬(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:成癮防治科研究醫師)

柳永是北宋初期的有名詞人,他在詞壇的地位,除了發展了慢詞,因而有更多篇幅以抒發情緒、斟酌字句之外,柳永的作品改變了詞中主角的視角:從過去常見的「女性」(包含歌女)視角、女對男訴說的閨怨詩,轉變成「男性」視角,男對女的思慕愛戀。相較於過去的「代言」女性,由男性、尤其是自己出發的情感表達,多為其真實的個人經驗。

由個人經驗出發,我們更容易從詞的內容觀察到作者個性、交友與生活概況,尤其,常出現的主題字詞更是可以深入研究的範疇。當代收錄柳永兩百餘首詞之中,提到「酒」字就超過了六十首,酒對柳永的生活與情感表達無疑是重要的,同時,酒在許多時機與場合,扮演似乎理所當然、應當出現的角色。

我們想要理解酒對於一個人的影響,可以從大腦科學去做解釋,現今的成癮醫學解釋了酒如何影響飲酒者的情緒、思考、判斷與行為,今時,我們是否可以回過頭來,思考酒精對作者造成的影響?

以酒助性卻無助

柳永一生科考不順,仕途不得意,他的詞作多是青樓酒館之間寫成,宴飲場合之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場合,宴會中有酒、也有酒家女子,當然少不了性愛。「無限狂心乘酒興。這歡娛、漸入嘉景……」《晝夜樂》,作者提到乘著酒興可以恣意癲狂作樂;「酒力漸濃春思盪,鴛鴦繡被翻紅浪……」《鳳棲梧》,趁著酒力愈濃,作者的情緒與性致高昂。

詞中我們看到了作者以酒助性的模式,多次提到飲酒而感到快樂,甚至與性行為結合在一起。酒精對性功能的影響是如何呢?臨床研究指出,短暫使用酒精,可以降低焦慮、尷尬等負面感覺,讓身體肌肉放鬆,同時可以讓神經系統中負責衝動「抑制」的神經失去效果。

換句話說,酒精的短暫效果,讓人的原本的負責抑制的控制系統暫時漸弱,原本想要做的事情,不管後果如何想做什麼就奮勇向前,像是開車時煞車系統失靈,車子就衝出去,就算知道要用力踩煞車仍煞不住,調整方向盤也常於事無補。抑制系統減弱,這是為什麼有些人常提到酒精可以助性,煞車煞不住時,用酒精為由,可能以此找到一個理由。

然而,長期使用酒精後,卻不是這麼一回事。「狎興生疏,酒徒蕭索,不似少年時……」《少年遊》,與前文不同,作者提到現在提不起勁,沒什麼當年的興致與性慾,彼時一起喝酒的朋友也都不在了,真不像過去年輕美好的時候啊。

作者感嘆當年的時光不在,或許也同時感嘆自己興致與能力不如以往。這幾個部分直得好好推敲與飲酒的關係。從酒癮研究中發現,長期飲酒下來,許多人會感受不到快樂,或需要更大強度的刺激才感受到的情緒,這可能與多巴胺分泌異常有關;長期飲酒在性功能上可能會有勃起障礙、射精障礙、或是無法達到性高潮,這可能和睪固酮分泌下降與多發性神經病變有關。

藉酒澆愁卻無補

「擬把疏狂圖一醉,對酒當歌,強樂還無味……」鳳棲梧》作者提到自己打算好好痛飲一番、歡唱一曲,希望可以求一醉(解憂),但發現喝酒後勉強讓自己感到快樂,卻不法感受到快樂的滋味。作者於詞中從「擬把」、「強樂」到最終「無味」,把本來從想要喝酒排解憂愁,到喝完酒後對於情緒幫助的無事無補,寫得動人而清楚。這在成癮醫學上是有理可循的,研究顯示,長期喝酒後會讓腦內的血清素濃度下降,血清素的高低與情緒密切相關,當血清素下降時,情緒常表現憂鬱低落、感受不到喜悅。當作者長期飲酒,血清素下降,這是為什麼作者會如實寫出感受不到快樂,也就是「無味」了。

柳永酒醒何處?

除了上述以酒或助性、或澆愁的詞句,柳永的詞中,描述了豐富的酒醒狀態,「酒力全輕,醉魂易醒……」《夢還京》,作者提到喝酒導致淺眠易醒,之後只好起床(寫詞);「酒醒。夢才覺……」《過澗歇近》,作者描述了酒後多夢而清醒,同時,由上述詩詞的前後詞句可以觀察到,作者睡不到白天,酒醒時間幾乎皆為半夜,而於半夜酒醒後,無法重新入睡,一次又一次寫出讀者易感共鳴的「酒醒」相關詞句。

柳永寫出了清楚的個人經驗,這和當代研究是相應的。一般睡眠醫學從腦波上觀察飲酒著之睡眠結構,短期使用酒精的確會讓入睡時間減少,也就是民眾所謂的「飲酒助眠」,然而長期使用酒精破壞了睡眠週期,包含快速動眼期增加,動眼期增加導致能做夢的時間增加,另外,也包含淺眠期相對於深睡期比例增加,換句話說,飲酒讓人睡不深,睡不深可能無法恢復體力。
 

然而,酒醒後的柳永,他的情緒有因酒稍稍得到慰藉嗎?他的憂愁煩悶有因為酒精而排解嗎?「當無緒、人靜酒初醒……」傾杯》,作者半夜酒醒後,自述似乎沒有什麼情緒。這裏雖然描述「無緒」,但從後文「天外征鴻,知送誰家歸信,穿雲悲叫。」傾杯》連天邊的大雁的聲音都透露著悲情;另一段「那堪酒醒,……陡頓翻成憂慼《浪淘沙》,作者酒醒後,想到過往之事,突然悲從中來、憂悶不已。

我們觀察到柳永一次又一次地努力想排解煩憂,而喝酒似乎是眼前最快麻痺自己的方式,詞中,柳永的情緒在酒醒之後仍一波又一波的湧起,甚至,必須要認真的思考,會不會這些情緒甚至比原先的憂愁更加深?

同樣這幾首詞,柳永後段寫到「此夜厭厭,就中難曉」傾杯》,他提到今晚是一個精神不振的夜晚,(心中之情感思緒複雜)實在很難說清楚;「怎向心緒,近日厭厭長似病」《過澗歇近》,作者寫到最近這樣困頓、消沉的心情,甚至像是自己生著重病。

從上述詞句得知,作者原先希望的「藉酒澆愁」不啻是「愁更愁」了。從物質成癮的角度來看,這是一個重要而常見的一個神經表現。長期喝酒除了血清素減少外,會讓身體感受血清素的能力下降,負責接受血清素刺激的神經接受器較為不敏感。換句話說,就算有同樣分量的血清素刺激,因為較為不敏感,無法達到同樣的效果,整個血清素系統無法回復原本狀態,情緒終究在酒精的影響下,更加低落了。

結語

最後,我們要以酒醒的柳永名句作結,「今宵酒醒何處?楊柳岸,曉風殘月……」《雨霖鈴》,今晚柳永酒醒,但是只剩一旁秋景與自己相伴,當下風吹著條條楊柳,月亮逐漸隱沒在清晨中。作者描述了酒醒後安靜而幽美的畫面,然而又寫到「良辰好景虛設……」《雨霖鈴》,作者又提到這樣美好時光景物都白白浪費了,我們可以想像,酒醒後的作者一整天的無緒無感、悶悶不樂,又將要開始。

原本作者希望以酒助性、以酒解憂,而在酒精的影響下,常常一整晚都半夢半醒,睡了又好像沒有睡,半夜醒來後又睡不著,久而久之,就需要依靠酒精才能入眠。而飲酒者的典型表現,我們都可以在現今成癮醫學找到相關解釋,無論是因愁飲酒、酒後更愁、酒醒無緒、強樂無味,酒精對人的影響古今皆同。

文章來源連結:https://www.thenewslens.com/article/133151